元取るまで 諦めるな


自娱自乐|习惯年产|同人写手|有时写原创|家教中毒很多年

全文是两条线。几乎所有在文章里都有正面或者侧面的提及,如果哪里看不出来请……请找我聊天(理直气壮. jpg

一条是库洛姆从小父母离异于是独自离家,因为父母的对话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爱自己但是还不敢问。库洛姆的心病其实并不算大,因为她是个感情相对淡薄的人。你如果不触碰这个问题可能一辈子她也不会觉得如何,但如果碰了就很难受了。

另一条线是六道骸是某“不明组织”的一员,任务是替私生子拿遗产顺便绊了那整个一家子。他们的计划是私生子把自己敲了,六道骸和某个人去医院偷换诊断书,然后在之后再将诊断书偷换回去——这其中的纽带是库洛姆——六道骸吸引库洛姆的注意,然后让人把诊断书换了。他提起真相只是想引起库洛姆对...

 

自由[骸髑/Chapter. 7]

0  1  2  3  4  5  6

 

Chapter.7

“我还真是头脑不清楚啊,接了这么一个毫无胜算的任务。”

“她已经是成年人了,有自己的职业操守,凭我一句不知道真假的话就杀了对方证人,连作为医生都失格吧?”

“想这样杀了她?你从开始,就不该把她当作普普通通的孩子。”

六道骸在通这最后一通电话时,周遭的空气陷入嘈杂,轰隆隆的车声伴随了他通话的整个过程。

他的音调不高,却刚刚好能压过附近的恼人声响,语气里藏着自己都没有发觉的无奈的喜悦。

挂断...

 

自由[骸髑/Chapter. 6]

0  1  2  3  4  5

Chapter.6

如果这样算是找寻真相的话,现在我所看见的能够代表些什么呢?

库洛姆坐在看起来焦头烂额的医生对面皱了皱眉头。

这个医生住院病历的保存出了点问题。

具体的情况如何虽然还并不清楚,但他坐在自己对面的办公桌前突然把患者的姓名和照片伸到自己这边的时候库洛姆还是留意了一眼。

“这是什么时候的患者?”

“啊……大概不到一个月之前的吧。”

“是什么病状?”

“头部外伤,伤得不重,本来还应该来复查的,结果现在病历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库洛...

 

自由[骸髑/Chapter. 5]

0  1  2  3  4

Chapter.5

库洛姆的家离得并不远,是一片即将拆除的楼宇,而库洛姆的母亲几个月前刚刚搬走——六道骸为了“打官司”而收到的资料里是这么说的。所以当库洛姆有些惊讶的在残破的房屋前停下脚步的时候六道骸并没有很大反应,甚至在对方小心翼翼地推门时伸出手掩了下口鼻。

生锈的合叶在库洛姆的手施力的一瞬间“吱吱呀呀”地响了起来,屋子里拉着窗帘,地上铺的木地板已经变得凹凸不平,灰白的墙面上满是剐蹭凹陷的痕迹,明明只废弃了不久的屋子在昏暗的光线下形同摇摇欲坠的破旧木屋。

并不大的客厅里除了一个...

 

自由[骸髑/Chapter. 4]

0  1  2  3

Chapter.4

库洛姆不记得那天自己如何离开法庭回到的家,只记得那天天气并不算太好,太阳远远地躲在乌云后,屋外狂风凛冽,吹动了树上本就已经干枯的光秃枝条。她在家里的沙发上坐了很久,从法院取回的身份证一直被紧紧攥在手里,在五指上留下了深深的红痕。

她想了很久,终究没有弄明白六道骸话里的意思。

六道骸很久没有出现。

冬季已经过去了将近一半。

库洛姆有时候独自坐在办公室的时候会想起自己和六道骸聊天的那个夜晚,自己故意回避的话题,还有对方在黑暗里平静深邃的目光。她觉得那个人是不是在当时就已经读出了自己的所...

 

自由[骸髑/Chapter. 3]

0  1  2

Chapter.3

库洛姆一早上急急忙忙赶到法院的时候时间还早,拿到旁听证坐到法庭里时只有几个人分散地坐在旁听席上抱着本子写写画画。她其实也带了纸笔,当时存包时却稀里糊涂地没从包里拿出来,仔细思索了一下觉得这个案件也并没有什么需要自己一个医生记录的,库洛姆把绕了几圈的围巾从脖子上拉了下来攥在手里,向座椅靠背缩了缩后阖上了眼。

六道骸一直没有来找她,她在座位上等待的时候意识也开始昏昏沉沉,脑海里都是十几年前自己还在家的时候。那时候父亲总是出差,每次回来全家都会高兴一阵子,妈妈会烧一桌子好吃的菜,爸爸高兴时会凑过来用胡渣蹭自己的脸,新买...

 

自由[骸髑/Chapter. 2]

0  1


Chapter.2

人有时候总是会做出一些让自己日后后悔的行动。

此时刚刚做完最后一场手术,眼球里还冒着红血丝的库洛姆站在医院门前料峭的寒风里,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这句话,但是她思前想后也实在是不知道怎样才能避免和六道骸的交集。

于是她仰起头,对着站在自己面前并没有离开意思的六道骸扯出一个不能再礼节性的微笑。

“今天不是敲诈了。”

库洛姆狐疑地看着对方左手拉开风衣的一侧,从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张四四方方的硬纸片出来,稍稍弯下腰两手递给自己。

库洛姆其实对律师这个行业并不熟悉,但六道骸名片上烫金字体印刷的工作室也确确实实名头打得响亮,两只手的拇指和食...

 

自由[骸髑/Chapter. 1]

0

 

Chapter.1

库洛姆在更衣室换下了她准备带回家洗的白大褂,合上更衣柜柜门的时候对自己休假还要来医院的行为表示了深深的唾弃。她从刚刚接到电话的时候就有种假期泡汤的预感,换上大衣随便裹条围巾就匆匆向前台跑。快到门口拐角处的时候库洛姆抬眼向大厅里望了过去,前台的姑娘好像正有一搭没一搭地和什么人聊着天,目光不时地向对方撇,一种兴奋又害怕的样子。

库洛姆在理解到这的时候还没觉得接下来的发展会有多稀奇,因为前台这姑娘在来的第一天就被冠了“花痴”的名号,看见长得稍微帅点的人就咋咋呼呼的。然而紧走几步来到柜台前稍微昂起头望向对方的时候,库洛姆发现自己靠几年积累下来的职业素养有时...

 

© 童话菌 | Powered by LOFTER